棺材被封死的牛顿

最近想不出东西,搞个100fo点梗吧

啥都写

这个星期会发一篇黑手党pa的胜出r

打算连载


【轰出无差别/18❌】献上我的肉体和灵魂3

你好我翻车第19次了我不死心


🅰🅱🅾


多谢各位看见我这么多次还不烦了


前篇和设定见合集,请务必配合食用❗❗❗❗


链接↓


【轰出无差别】献上我的肉体和灵魂2

推荐与前篇的肉一起使用❗❗❗

前篇见集合

也可以单独使用,变成自己理解中的个体故事

abo无个性世界观

还有另一篇肉想必有些人已经看见过了,但是翻车好累就不补了。等风头过去再发

多的就不说了,以免画蛇添足

   轰焦冻已经不太记得他的童年了

    他觉得童年这种东西在大众好像就是一层滤镜一样,能过滤掉当初一切的阴沉哭泣只剩下彩色的糖果和甜蜜,他认识的人几乎提起自己童年的时候都要感慨说一句,“那时候真美好”

  真美好吗

 在他对童年为数不多的意识中,这个家不像家,倒是和菜市场有几分相似,父亲的产业巨大导致家里总会有一堆陌生人在里头跑来跑去,隔着门缝里轰焦冻窥视到那觥筹交错好不热闹,谈笑声直到深夜才停止

 父亲很忙,他有生意要做,生意比自己重要的多

  轰焦冻很小就明白了这点,于是母亲离开以后,去找父亲玩游戏这种事,就还不如看电视来的有趣,至少电视不会嫌他烦人

 他很小时候就想过,自己的存在是为了什么,是为了给父亲塑造一个圆满家庭的形象吗

 

  不是的,长大后他从父亲的话语里知道了他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的家庭,而自己的存在也只是为了让自家集团成为第一大公司而已,他对这一点坚信不疑,他也默认接受

 这没什么不好,除了他不得不停下自己和朋友的来往,除了要花大量时间用着90°的标准鞠躬对着素不相识的商业伙伴,讲一些大家都喜欢听的客套话,除了喝酒喝到胃出血以外都没什么不好,反正他从小便熟练了这点。

  有权有势的人都是幸福的

  大家都这么说,说得轰焦冻都差点当真了。

  轰焦冻去的,一直以来都重点学校。同学虽然说不上比他厉害,但也个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说话都带着讨人厌的腔调,男生们炫耀着自己这个月又换了几个朋友,女生们对名牌包包如数家珍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他试过隐藏身份。只不过自己还是过于出名,一眼便被认出,可惜他不受同学欢迎--他既有钱成绩又好,却老是一副悲伤的样子

  在青春期的孩子眼里,这是作这是无病呻吟这是阴沉这是怪胎

 他被一而再再而三地捉弄,但是他从来不和安德鲁提起,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直到身上的伤疤被老师发现,安德鲁才火冒三丈地责问他的掩饰,他似乎把这种掩饰当成了轰焦冻的软弱,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其实比谁够刚毅。

  在某次的会议上,他重感冒,发着高烧。但在大家看来,他正字正腔圆声音洪亮地激起了全场的欢呼。没人知道他现在头痛欲裂冷汗直流,甚至将要晕过去

  没人知道,也没人在乎

 他20岁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他没有要好的朋友,只有好用的商业伙伴。在这些经常接触的伙伴里,A和B会和他吹嘘自己,说着自己睡过几个人,干过什么事;而那些O则会一个劲的贴上来,毫不掩饰地释放自己信息素。

 几乎每个人都赞扬过他的外貌,就连欺负他的同学也是,但是这种夸奖总会夹杂着对他脸上疤痕的嗤笑,同情和耻笑被掩盖在夸奖之下,至于父亲的人看到这点,只会“哈,这孩子……嗯……haha…”

 他小时候就不敢有怨言,现在可以说了,却说不出怨言来了。否则,旁人就会认为他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反正他必须幸福快乐。

  

  现在的轰焦冻摊在绿谷那张不大的床上,两个人睡着略显拥挤。他轻轻地蹭着身边人的颈部,将自己喜欢的气味毫不客气得纳入鼻腔。

  轻声细语地和对方讲诉着,上面的故事。

【轰出无差别/R】献上我的肉体和灵魂

abo无个性设定

总经理a却是m轰x员工o却是s出

我思考了很久到底是轰出还是出轰

说到底双方都有主动的时候所以就当成无差别吧

不是右位轰

链接→评论


【帕磷/R】

我纳闷了我怎么老是被屏蔽

18x,两个a互相帮忙打手冲的故事

双a预警   主帕磷,有一点点钻石组别踩雷

好学生寝室长a帕x从来不听shengli课a法

链接→评论

置顶1.0

你好,我是宋凡平,你也可以叫我牛顿

主要写车,性癖巨多是个变态重口

jojo/宝国/我英 cp杂食可拆可逆

希望大家和我扩列,方便催更和分享脑洞,不然我低产的要死(挠头)2037310671

不打游戏

就这样吧想到了在补充

 是宴会上的小插曲

    ooc ooc ooc

   帕磷没粮我自产自销


 

  盛宴让月人感到自己在接近虚无

  “多亏了磷也石大人把我们的公主带上了月球,好久没有这么欢脱了。”一旁的塞米递来了称之为酒的液体,示意让法斯接下。

  其他宝石人也因为好奇酒的味道而围在一边。一,二,三——青金石的头又擅自数起人数思考起来。果然帕帕拉恰和伊尔洛都不在。

  法斯又自闭了

  “原来你这么认为吗?”,“您可是我们的希望。”塞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法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这种形象,宴会明明是黑水晶的功劳,越想越乱他愣是一口气喝完了整杯酒。

  “帕帕拉恰还好吗。”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忍心为了你而和金红石战斗”因为我帮了他“是吗”是的“是吗?”不是

  他又碎了

  被拼好后睁开眼就是塞米在因为忘了提醒他不要一次性喝完而道歉,其他人好奇得问他这液体对宝石是不是有损害。“别担心,这玩意,好喝到我炸了。”

  一阵冷寂后便是众人停不下来的笑和前去尝试的宝石人的脚步声。

  真是该让帕帕拉恰也尝尝看呢。

  明天去看看他吧